“当我把自己完全浸泡在美国的研究生学习中才发现,原来UIC教会了我许多东西,包括完全英语授课的环境,还有用英语写研究报告的能力和阅读文献的抗压性。这些东西帮助我在美国读书期间更快地适应当地的学习环境。”

贾非是国际新闻专业2010届即第一届毕业生,他曾在华盛顿州立大学(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修读传播学硕士研究生。2015年秋季,贾非获全额奖学金进入美国德雷塞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攻读传媒博士学位,成为该校传媒系博士项目录取的第一位中国人。
贾非1
德雷塞尔大学是费城三大名校之一,成立于1891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告》近年多次把该校列入“美国最佳大学名单”,2015年位居总榜单第99位,“最创新学校”第8位。
之所以选择德雷塞尔大学,是因为贾非的研究方向比较小众。他目前研究的内容是流行音乐,主要是在以流行音乐为文本的前提下,研究流行音乐和文化身份或者情绪控制之间的关系。由于在开设传播学的学校里,研究流行音乐的教授并不多,所以在选择学校的时候,贾非不得不缩小范围。他说:“德雷塞尔大学的传播学博士课程方向比较偏向大众文化,也有流行文化的研究,和我的研究方向十分相近。我一直都喜欢欧美音乐,很庆幸有机会能在未来的5年里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

在UIC打下学术研究基础

“在UIC读书我从未后悔过。毕业多年后的今天转过身看自己在UIC所经历的一切,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再次选择UIC。如果当初没有来到UIC而是去了国内其他高校,我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阅历和信念。” 贾非说。

“在UIC,老师不会告诉你必须做什么,而是让你去选择自己应该做什么。这让我慢慢地意识到自己喜欢什么和想做什么。而不是一味地迎合社会对你的期望。也就是在UIC期间,我意识到原来自己可以把流行音乐和欧美文化作为课业的研究方向。”

回想起在UIC学习的岁月,贾非很感激UIC老师对他的培养。

“Christian Aspalter教授是第一个让我接触到学术研究的老师,他教会我如何看文献,如何正确地写一篇学术报告。这是非常难得的知识,因为在本科阶段就能学习到学术写作的课程并不多。他对学生非常严格,但于我而言,如果不是他,我也许很快就会在日后的学术研究中栽跟头。Kim Johnson是国际新闻专业里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位老师。她鼓励我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付诸实践,这让我体会到原来生活可以和理想并存。当然,还有很多老师给予我很大的帮助。这些老师不仅教授了我专业的知识,更是我人生之路的导师。”

与UIC一同成长

贾非的大学四年见证了UIC的发展壮大。

“大一的时候,UIC的教学楼还没有完全起好,我们也没有自己的宿舍。我们不得不住在北师珠的宿舍,走去那栋一半是工地的教学楼上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着UIC教学楼慢慢完工,见证了学校图书馆从一个小课室搬到两层楼的建筑里,目睹了UIC自己的宿舍文化小镇的动工和成形,也经历了国际新闻专业的电脑室从图书馆里的一个小房间搬到有灯光设施的工作室里。

“毕业的时候,站在四年前还是一片工地的教学楼中间的空地上参加毕业典礼,看到周围的变化,再回想起大一从北师珠的宿舍床上爬起来迈向那个只有半栋楼的校园,感觉都还是昨天的事情。”


国际新闻专业学习体验

“在国新,学生不仅能学习理论课程,还会学习包括平面媒体、电视广播、摄影、编辑等各种实践性课程,比如《真珠报》就提供给学生独立完成一份报纸的机会。因此,国新的课程设置可以让我们在进入社会之前接触到更多新闻传媒方面的内容,了解到传播行业的方方面面,有利于毕业之后更准确地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方向。”
                                                                                                               文:孙若玉(2015届国际新闻校友)
                                                                                                                        文章来源于新闻公关处老U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