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电视专业(以下简称CTV)首届毕业生卢川,2010年毕业后进入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院读研。他凭借作品《弄佛人》、《漂浮岛》等作品获得众多奖项。他同时也是UIC宣传片——《UIC,与你一同成长》的导演、编剧。

庐川

阔别UIC多年,卢川重新踏入故园,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熟悉,而他已经从当时的懵懂青年蜕变成小有名气的导演。对于CTV,这个让他第一次触碰到梦想,第一次品尝作品获奖滋味的地方,承载了卢川太多的感动、感慨、感恩。

“这个地方,也许改变了我的人生”

高考后的卢川因为学费问题曾抗拒入读UIC,但最终还是遵从了父母的选择。然而多年后,他却感叹:“这个地方,也许改变了我的人生。”

当时的UIC还没有自己的教室、宿舍、校园、饭堂,几乎所有设施都要和邻校北师珠共享,这使得卢川感觉很没有归属感。初次接触全英文教学让他学习非常吃力。

卢川至今还记得当时一门讲授世界电影的选修课,外教要求每周写一篇全英论文。“当时很头疼,这些东西让我用中文写都不会,更别说用英文了。”这种情况经过一年的辛苦挣扎,到大二才终于有所好转。而最早让卢川感觉到UIC独特之处的是众多的外教,和EDP(体验拓展)之类好玩的全人教育项目。

那时候的卢川还是个从未给自己的未来画出蓝图的懵懂小子,他的电影梦,可以说是来到UIC之后才缓缓起航。“(当时)对于影视是零基础、零了解。后来,稀里糊涂地选择了这个专业,稀里糊涂地度过了四年,稀里糊涂地一直在努力。突然,稀里糊涂地有了一些成就。现在回过头再去审视过去的生活,不再那么稀里糊涂。”卢川感叹。

对于卢川来说,UIC除了是让他开始有梦的地方,还是一个让他得以“观中国,观世界”的地方。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广州人,卢川从小接触的都是广州本地人。而在UIC的这四年,他跟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共同学习、合作,甚至还包括外教和外籍学生。这些都让他更加了解,也更加渴望多去了解中国和世界不同地区的文化,让他本人也变得更加包容,对自己和身边的人有更深的认识。

卢川2

工作中的卢川

“从不觉得CTV首届学生是小白鼠”

虽然卢川入学时电影电视学专业(CTV)刚刚建立,他却表示当时CTV的师资已经不比现在差。课程设置基本上是借鉴于香港浸会大学CTV专业,十分完善合理。不足的是当时CTV硬件较差,器材方面不能充分满足同学们的需求。

“我一直为自己作为首届CTV毕业生而骄傲,从未有当小白鼠的感受。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这个专业定下了基调和方向。我们让社会、校方、家长以及准备报考UIC的同学们认识到这个专业,认可这个专业。”卢川说。

四年在CTV的学习给了卢川最大限度的自由去展示自己的天赋。由于这个专业没有许多的规矩教条,他可以任意接触香港和国际上的资讯,让他的眼界从30度角变成90度角。“这里让我认识电影,喜欢上制作电影。让我发现了自己兴趣所在。因此我对这个专业,这个地方一直抱有感恩之心。”

“为学校拍一个真诚的宣传片”

2010年,卢川为学校拍了一个名叫《UIC,与你一同成长》的宣传片,同时也是他的毕业作品。卢川坦言,当时拍摄宣传片并不是一个任务或者工作,只是源于非常单纯的自发行为。对于如何向别人介绍UIC这样一间历史很短、没有耀眼成就的学校,卢川觉得应该去掉UIC高高在上的外壳,将学校的姿态降到最低。于是“一同成长”的概念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也作为一条主线穿插在整个宣传片中。

“没有人会讨厌真诚的人,因此我决定要制作一个真诚的、触动内心的宣传片。”卢川说。整个宣传片从前期创意到脚本构思,再到实拍和后期,整个过程用了3个月时间。由于他没有学过动画制作,后期的动画部分都是用笨方法一帧一帧地画上去。一直到制作完成,卢川对这部影片也并没有什么信心,直到宣传片发布后获得大家一致好评,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卢川导演的UIC宣传片

事实证明,卢川的想法引起了所有UICer的共鸣。除了在当时这部宣传片被大量转发外,“Grow with UIC”的概念一直延续至今,成为UICer们对UIC最纯朴的爱的表达。

“当导演一点都不高大上”

2013年,卢川拍摄了影片《漂浮岛》,这部影片不仅在2014年为他斩获了第十五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原创影片大赛剧情片单元最佳导演奖等多个奖项,也是他至今最喜欢作品。领奖时的他从容淡定,不卑不亢,视这些奖项为不断鞭策自己前行的动力。可是卢川也无法忘记自己的作品第一次获奖时激动、又难以置信的心情,没想到自己觉得还有很大提升空间的作品竟然获奖了。“当时还是挺开心的,这样父母就会继续支持我做这行了。”卢川当时最怕的就是父母会因为影视之路难走要求他转行。

《漂浮岛》对于卢川来说不仅是一个成功的作品,也是一段承载无数心血和感动的回忆。他说,当了这么久导演最难忘的事是在2014年夏天,他的《漂浮岛》在北京一个比赛中获奖。回到家中突然听到妈妈正在背《漂浮岛》开头一段两分钟的旁白,但是背到一半停住了。“我当时有点吃惊,从房间出来看怎么回事,老爸告诉我今天你回来了你妈紧张,平时背得特别好。后来老妈不让我提示,敲脑袋抓头发硬是自己背了出来,一字不差。接下来一周,我天天都能听到老妈背那段旁白,直到背得滚瓜烂熟。”感动、欣慰,又有些心酸,他能感受到父母为之自豪,甚至比在领奖台上辉煌的定格更让他觉得骄傲。

卢川4

卢川在片场

卢川说很多人都觉得导演非常高大上,但是要成为一个好导演,需要付出太多的努力。导演除了必须掌握编剧、摄影等所有的电影制作技巧,还要涉猎文学、哲学等各方面知识。因为电影永远来自于生活,导演必须有足够的文化修养才可对影片有准确的把控。导演必须善于去挖掘生活中的细节,去观察人性,去解析时代与历史,然后将这些素材融入到影片中来,用自己独到的看问题、看世界的角度去诠释主题。

“这才是一个好导演需要去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高大上,风光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艰辛。”卢川说。眼看着曾经的同学纷纷进入电视台、影视公司等影视相关的单位工作,真正从事电影行业的人少之又少,卢川始终怀揣着最初的梦想,艰辛但乐在其中地走在这条电影之路上。

卢川现在的生活节奏很快且不规律,不过好在他并没有签约公司,可以自由拍摄自己喜欢的片子。“我希望能尽快自己导演一部能上院线的大电影。”卢川说,“一定要说的话,我的梦想是自己拍摄的电影能在戛纳电影节获奖。”

文:仝海燕(2016届国际新闻校友)

文章来自新闻公关处老U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