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田中锋千里迢迢从辽宁坐火车来到UIC报到,这是他第一次离家这么远,踏上广东的土地。初下火车热气迎面扑来的感觉还没忘记,如今的他已经在美国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攻读博士学位。

他曾说,UIC是他孤注一掷的选择。

四年下来,田中锋却说:“当初的我孤注一掷地选择你,四年来你让我死心塌地地爱上你。”

由于高考真实成绩与考前估分相差太多,田中锋填报的志愿一一落空,傲气的他不愿意走进二本学校。当发现UIC在辽宁省还有两个空缺的招生名额(应用翻译专业)时,在没有和父母商量的前提下自己“孤注一掷”地填报了上去。田中锋坦言,当时对UIC的印象就是学费高、离家非常远和学校年轻,怕父母不同意。最终在自己的坚持下,父母同意了他的选择。

在UIC四年里对学术的不懈追求,让田中锋以香港浸会大学一等荣誉毕业,同时获得美国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奖学金攻读硕士学位,现在他又获得美国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的全额奖学金攻读博士学位。如今,田中锋仍然感激自己当初的选择。

“UIC对我最大的影响是思维观念上的改变”

本科毕业后,田中锋前往美国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攻读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TESL)专业研究生。同时他也是该专业唯一一名获得奖学金的国际生,对于文科专业的国际生来说,获得奖学金的难度是很大的。

田中锋2

出国留学原本不在田中锋的人生规划中,“是UIC让我有了继续闯的动力,并且永远不安于现状。”田中锋坦言,倘若当初去了国内其他大学,他可能会比较懒散,容易安于现状,更不会萌生出国留学的想法。

田中锋认为,UIC提供了很多机会和平台让学生去尝试;同时,UIC有着民主、自由的表达氛围。正是这些平台的支持与氛围的鼓励,让田中锋的思维变得不拘于常规。

因此,田中锋说道:“UIC对我最大的影响应该是思维观念上的改变,更敢想、敢做、敢闯,愿意接受新鲜事物,愿意拼搏、奋斗、成长。”

在UIC的四年里,田中锋也热心公益活动。他当过聋哑儿童项目的助教,也参加过柬埔寨义工暑期项目当志愿者教师,田中锋说喜欢奉献自己帮助他人的过程和带来的美好感、成就感。“帮助他人改变命运!”这也是他本科学习应用翻译,研究生却选择了教育方向的原因。

在博士阶段,田中锋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双语或者多语现象、二语习得、语言和读写能力的发展以及多媒体语言教学。他一直对语言现象、语言能力的发展和语言教学有着浓厚的兴趣;田中锋希望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做研究,同时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够帮助并促进不同年级学生,不同人群的语言学习。

田中锋3

“从事教育一直是我心底的梦想,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一直想把语言和教育结合起来。美国的博士一般来说需要五年完成,目前短期的目标是争取顺利完成学业,长期的规划是找到一份在大学的工作和创办自己的语言学校。”

应用翻译专业拓荒牛,见证彼此成长
“我们这一届和翻译专业有着最深刻的感情:彼此见证着成长。”在田中锋看来,作为应用翻译专业第一届学生,他们更像是“拓荒牛”,而非单纯试验性的被动“小白鼠”,他们为这个专业提供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经历了专业的师资和课程改革,在师生的共同努力下,应用翻译专业日益壮大,软实力和硬实力全面提升,在学校范围内也从知名度很小的专业逐渐为更多的人所知道。

在UIC,翻译专业目前的规模不大,但说起专业的软件和硬件配备,田中锋如数家珍:连贯性更强的课程设置,更趋于实用翻译技能——笔译和口译的培养等;独一无二的口译室(堪比联合国口译室规格),在这里学生可以接受专业的口译训练。

口译室的每一次经历都让田中锋印象深刻。口译课是翻译专业学生最有挑战的一门课,不仅需要高度的专注力,还需要快速的反应能力和娴熟的双语技能。在专业课程主任曾飞茹博士的一次次“魔鬼训练”下,田中锋从一开始的挫败感到逐渐的自信,从一开始的完全听不懂到摸清大意,语言技巧和技能方面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而曾飞茹博士也成为田中锋印象最深刻的老师,“她为翻译专业的发展积极出谋划策,她经常倾听并善于采纳我们同学的意见(比如课程设置方面),帮助我们争取更多的实习机会。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非常感激。”

田中锋入学时,恰逢UIC建校五周年,转眼UIC已迈入第二个十年。在田中锋看来,UIC这几年的变化是巨大的:硬件设施的完善是一方面,UIC的名气日益增大,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招生的标准逐渐提高,都体现了UIC的蓬勃发展。“如果说我当初进校时,UIC只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童,现在她已经是一个会飞奔的少年。”

收获学业与爱情

UIC四年的培养,使田中锋能很快地适应美国的学习生活。硕士生和博士生阶段的学习生活比本科生更紧张,节奏更快,每周都有大量的文献资料要读,要耐得住寂寞,忍得住枯燥乏味。但是,既然是自己的兴趣,奋斗起来也会更有动力,更有冲劲。对他来说,更多的挑战和不适应来自生活,自己第一次觉得实用语言技能的欠缺和生活能力的严重不足,第一次遇到文化观念上的冲突和饮食上的真正不适应,很多现实问题都要靠自己解决。

四年大学生活对田中锋来说,除了学业上的收获,还有一份珍贵的爱情。作为UIC同专业的同学,他们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和兴趣爱好,硕士阶段两人一起在波士顿大学学习,如今田中锋继续读博,女友硕士毕业后已经在一家语言机构担任教学工作。

 

远在大洋彼岸的他,欣然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个眼神清澈、笑容明媚的大男孩,心里装着对母校满满的感激。

UIC承载着田中锋的欢笑和泪水,记录了他成长的轨迹。“UIC在我的心里就像一张白纸,我对她没有特定的预期,没有设定好的草图,四年里我用手中的画笔一点点地勾勒着,丰富着画面,把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表现出来。还是那句话:我和UIC一同成长着,我们见证着彼此,从陌生到熟悉,从慌乱到从容,从稚嫩到成熟。”

文:余媛滢

文章来源于新闻公关处老U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