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电视剧《金太郎的幸福生活》取得巨大成功后,同名电影即将于今年四月十二日在各大影院上映,其中一名编剧,正是UIC的06级毕业生文宁。

北漂生涯艰与苦 物质精神双压力

      文宁,UIC06级电影电视学毕业生,现于北京从事电影编剧工作,主要为电影策划编写剧本。

     “在大三期间,我有幸能为香港某电影制作公司编写剧本,而这一年的实习,让我了解了这个行业的基本要求。”文宁说道。

       2010年6月参加UIC的毕业典礼,11月从香港浸会大学拿到学士学位证书,12月26日到达北京,文宁正式成为“北漂”一族。“北京在电影行业来说,发展机会远远大于广东,但这里没有退路,只要停下,就无法生存,”文宁道。

    “我还算幸运,毕业之后能在北京继续为大三实习的香港的电影公司工作。第一年的税后工资是五千,看似还不错,可是在北京,五环外的小单间月租金就要两千五。”

       鉴于编剧生活的不规律以及对居住环境安静的要求,文宁无法与其他人合租,只能自己负担房租。租房位置离公司较远,如果搭乘地铁需要换乘两趟,花费一小时左右。“如果是搭计程车,到家这段时间我都可以睡一觉了。”文宁笑着说。

wenning1

文宁在工作中      

       虽然在刚到达北京就已有固定公司上班,文宁明确知道这并非自己的最终目标,“我平常会接一些私活,这些私活对生存没有多大贡献,钱不多,但是对发展很重要。”文宁解释道。“我每天差不多中午到公司,晚上七点多下班,九点到家。睡到晚上十二点,起来完成私活到凌晨六点,之后睡到中午,再去上班。每天重复这样的生活,三个月后身体就垮了。”文宁补充道。

       生理上的体力透支是每个“北漂”一族的必经阶段,心灵上的孤独与寂寞更是为“北漂”生活增添了一丝苦涩。

       这是成长过程中的孤独期,原来的朋友距离渐远,工作中新认识的朋友又只是泛泛之交。在北京租的房子远离市中心,平常和新朋友们的聚会也会因为花费过多或是大家时间难以协调而减少。再加上职业的关系,一个人的生活是常态,必须学会面对孤独,文宁苦涩地笑了笑。

      “想念珠海的空气,也想念广东的汤,还有早茶,北京这里似乎是什么都吃的到,但是感觉又什么都吃不到,这里的食物只是为了售卖而制作,没有感情在里面。”文宁说道。

人生三条情节线  孰轻孰重难平衡

       从最初的签约公司到现在的过渡期,文宁开始自己独立接剧本,也计划未来几年内寻找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建立工作室,毕业三年后的文宁已经逐渐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工作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但是并不让我感到幸福。”文宁笑笑道,“感情、工作、生活就像人生的三条情节线,像电影剧本一样,在这三条线里面必须分出主次情节。对刚刚毕业的我们来说,这三条线无法齐头并进,我们无法选择,只能偏重工作。”

wenning2

文宁在北京春季看片交流会上和朋友们合影      

       文宁谈到,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好是因为有无数的机会时间让我们发展,去见识,坏是因为留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少了。

     “所以如果说现在即将毕业的同学们如果现在有时间,可以想想自己未来时间的样子,并且在每个阶段,都应该给自己订下目标。多跟人交流,多参加活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不要给自己设置框架,因为这个年龄有无限的可能。不要拒绝一些事,不要因为看不起、麻烦就不做了。当你最初进入社会之时,应该多观察,少评论,少抱怨,因为现在的你,还不够成熟,不适当的表达,只会暴露自己的浅薄。初入社会的我们就应如同一块干海绵扔到水里,尽量吸收,拧干了,继续回到水中吸收,直到将所有的水分全部沉淀。”文宁建议道。

记者:李欣叶

图片由文宁提供

编辑:刘永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