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盗梦空间》让催眠成为了热门话题,在电影中,盗梦师可以在短短几分钟内潜入他人梦境中,盗取潜意识中有价值的信息和秘密。而在现实生活中,催眠师也成为让人好奇又害怕的角色。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下称UIC)公共关系与广告专业的孙寰宇曾是UIC催眠社的社长,因对催眠的热爱,毕业后与几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在北京创立了以催眠为主业的醒来吧宝贝工作室,成为一名正式的心催眠师。

      所谓催眠和心催眠师,孙寰宇表示,催眠只是一种心理治疗手段,催眠师只是“造梦师”,通过为患者的梦境植入记忆来治疗神经症,用催眠的方式来帮助患者疏导心理或者生理问题。而他自己所从事的心催眠师则是属于催眠师的一种,主要是将催眠运用与身、心、灵各方面,加入很多所学的其他方面的知识和技巧整合成的一个催眠方式。

孙寰宇

校友孙寰宇

因书与催眠结缘

     “因为一本《前世今生》和带路人,让我开始对催眠产生兴趣。”回忆起最初接触催眠,孙寰宇如此说道。

      《前世今生》是一本证明催眠治疗科学性的书,机缘巧合,在读完这本书后,孙寰宇认识了UIC催眠社的创办人孙一铭(毕业于UIC财务学专业)。在孙一铭的带领下他进入UIC催眠社,“一开始带我入门的就是孙师兄,后来自己通过学习,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也上了很多专业系统的培训,才慢慢走进这个领域。”

       孙寰宇表示,UIC催眠社曾在学校举办过几场催眠秀,引起不错的反响,但由于学校方面觉得由学生组织这样的活动不太合适,就不允许再办下去。但同时也有一些老师非常支持,孙寰宇表示曾在UIC教授宗教心理学的吴雁博士就邀请过他到课上展示催眠,以让同学更好地了解心理催眠。

催眠师成长之路

       当被问及为何将催眠发展成自己的职业时,孙寰宇表示,其实一开始催眠只是个人兴趣,但通过帮助很多人催眠解决了他们的问题,让其觉得催眠确实是个很好的帮人方式。“如果能成为一个职业催眠师,在帮人的同时又可以帮到自己,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就一直朝这个方向努力。”

       据了解,由于现今中国没有专门的催眠师职业证书,想要成为专业的催眠师,需要参加国外的催眠师协会的培训,在课程结束后进行考核,才能拿到证书。为能成为一名专业的催眠师,孙寰宇在在读期间就参加了诸多培训,最后获取了NGH(National Guild of Hypnotists)国际催眠治疗师资格。

催眠创业路的打拼

      毕业后,孙寰宇与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立了一个以催眠为主的工作室。覆盖有催眠课程教学,意识电影制作以及塔罗牌占卜等业务。

      被问及创业途中遭遇的困难时,孙寰宇说道:“每个创业的人都知道,创业初期遇到的困难肯定是有的,像我也曾经被个案觉得太年轻,不适合做这个,或者觉得我没经验。”但孙寰宇也表示,如果做的事情是自己很感兴趣的事情,再大的困难也会以很乐观的心态去克服。

心催眠课程上展示催眠人体钢板

心催眠课上展示催眠人体钢板    

“催眠是一门科学,已成为现今社会人类治愈心理疾病的比较常见的方法。”孙寰宇告诉记者,不少人认为催眠师是有法术的,总带着神秘色彩,这是被一些小说和电影误导了,催眠师其实也是普通人,只不过他们可以使用催眠技术帮助别人解决生理、心理上的各种困扰。

      在去年年底,工作室成功拍摄了一部人类集体意识觉醒的微电影《Wake Up Baby》,影片通过几段跨度七十年的故事讲述了为什么人类千百年以来始终在追求觉醒,只有极少数的人能真正觉醒,而催眠师,正是致力于启发并引领那些觉醒之路上的人。

记者:许婉秋 田帅

图片由孙寰宇提供

编辑:刘永芳